当前位置: 秒速时时彩 > 教师 > 教育研究 > 创新教育 > 正文

美国多元智能学校的“六大航标”

[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童基网 更新时间:2005-12-4 16:07:37| 收藏本文 ]
在线投稿】【信箱投稿([email protected])】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FFFFFF 默认 字号:

SUMIT的研究工作表明没有实施多元智能理论的唯一正确方法。因此,SUMIT项目采用指南指的比喻,意思指为多元智能理论的实施者提供向导或导航点,而不是提前制定严格的规则或指导方针。这里提供的六大导航点是通过过去的现场考察和采访得出的,它试图说明,如果你想有效地实施多元智能理论于实践之中,那么,你不妨参考以下别人在应用多元智能理论时走过的路和已经取得的成效。

 

  1.文化航标:建立共享的核心价值观念和营造积极的校园文化

  应用多元智能理论学校的校园文化包含着价值观、信仰和态度等几个重要的共享主题,其中蕴藏着几条深刻的道理:所有学生都有智能强项,都能学得好;学校内人们之间的彼此尊重和关怀是最基本的东西;学习应该成为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成年人非常必要以艰苦的工作来营造这样的环境。多元智能学校奉行着这些信仰。

  首先,多元智能学校坚信儿童有着智能强项和潜能。多元智能学校的教育者应用多元智能理论表达他们的信仰;所有儿童都能学会;所有儿童都能成功;所有儿童都有智能强项。儿童把这些智能强项或天赋带到学校,正是教育者的工作使得这些天赋得到充分实现。

  例如,杰西·沃克学校(Jessie Wowk School)的校长克里斯曼(Chris Mann)曾用多元智能理论评论说:“在我们学校大家拥有的潜在态度和观点与其他地方相比,实际上存在着明显差异。我们不把任何一个孩子看作失败者,而是把他们都当做成功者。我们的任务是为每位学生的不同学习方式寻找相宜的方法。”

  再如,佛里曼学校的校长帕特里克(Patrick Cawley)说:“我把所有学生都看作天才。我们要做的是发现那种天才是什么。”他继续解释到:“传统的教室里缺少肯定所有学生的体验,而是仅仅通过语言和数学两个学科的学习来发现学生的亮点,……多元智能理论指导下的课堂通过提供大量的体验,其他很多孩子脱颖而出。”

  又如,本特学校(Governor Bent School)的达文波特校长(Marilyn Davenport)曾在报告中说:“我们想要每位来到我们学校的孩子获得成功,那就是我们致力于满足学生需要的原因,多元智能理论的构架正是驱使你去那样做。”

  多元智能理论使得教育者感悟到,学校应该提供适合每位儿童的教育,而不是迫使儿童被动地接受远离个体经验的教育;传统的校园文化是少数儿童成功的导航器,而多元智能理论则试图为每位学生营造成功的学校文化。

  其次,多元智能学校提倡关心和尊重。大多数多元智能学校积极提倡在学校的成员之间形成关心和尊重的价值观念。

  达文波特校长指出:“如果得不到50个拥抱,我就寸步难行。他们知道,他们爱我,我也爱他们。他们认识到他们得到了肯定和尊重。”

  格兰瑞基小学(Glenridge Elementary)校长哈么(Shery Harmer)强调发现儿童的潜能和关心与尊重的文化之间的联系。她指出:“因为孩子们意识到他们既有特长又有不足,所以他们之间的确存在着尊重和理解。”

  克里斯校长也持同样的观点“多元智能理论帮助孩子们把已经具备的优点发扬出来,并更加突出。他们能彼此尊重。”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这些价值观念,所研究的大多数学校的纪律问题减小到最小程度或极大地减少。

  教育者还指出,关心和尊重的校园文化不仅使得教师努力满足学生需求,而且也为学生建设学校提供机会。哈么校长说:“我们经过多次实验确信学生们有着多种不同方式意欲为集体做贡献的。”达文波特校长解释到:“孩子们需要归属感和胜任感。”她指出:“只要给予孩子们机会,他们就能在嘈杂的环境中生存”。在关心和尊重的问题上,学生们有着许多方式为学校和社区做出贡献。其中有几所学校,高年级的学生与底年级的学生一起学习阅读、写作和其他课程。例如,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Pittsburgh,Pennsylvania)的迈克丽瑞学校(McCleary School)有个“阅读伙伴”学习项目,参与项目的学生之间互帮互学。另外,许多学生,甚至一年级的学生参加为老年人、残疾人和无家可归者服务。

  再次,多元智能学校坚信学习应该成为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在许多多元智能学校里,成年人和孩子都感觉到学习活动让人“心旷神怡”,它充满着“探险”和“激情”。

  本特学校的一位学生家长提起她儿子的教师卡罗林·卡德威尔(Carolyn Chadwell)说:“卡德威尔老师有一种把学习中愉悦感觉带给每位孩子的能力。她的秘诀是积极地让学习活动吸引着他们;使得孩子们的每个感官体验到愉快;通过给予不同学生的特殊需要和才能展现的机会,建立了彼此尊重和欣赏的团队文化;并且,她总是引导孩子们向自己最高目标挑战……”

  德芙学校的卡尔校长(Kathy Carr)做过类似的报告说:“我们是个充满激情的学校。在市科学奥林匹克比赛中,德芙学校的学生赢得了许多金牌。来自其他学校的学生总是知道比赛中有我们的学生,我猜想是由于我们的嗓门大了点,可是我始终觉得我们只不过更加激情高昂吧。”

  在迈克丽瑞学校,学生的学习激情明显可见。当参观人员来到教室时,他们简直不能相信孩子们会径直地走过来,与他们交谈他们的学习情况。他们正计划用5~6周时间熟悉一张非洲地形图。平时,孩子们总是这样对学习非常投入和乐学。

  最后,教育者在实施多元智能理论中必须付出艰辛的努力。在许多多元智能学校的学生身上体现的持续不断的成绩和贡献正是他们的老师们以身示范的结果。教师和管理人员为了帮助学生认识到他们的优点而辛勤地工作。然而,大多数教育者的工作显得似乎非常值得。

  哈么校长谈及使用多元智能理论时说:“我认为多元智能学校的确必要付出额外的努力。如果你不真正相信这种努力是非常值得,并且学生将从这样的努力中受益,那么,你就不会努力地做下去。”

  新城学校(New City School)主任霍尔(Tom Hoerr)说:“应用多元智能理论需要消耗很多精力和做大量工作。我的观点是有投入,就有回报。我们获得的回报是孩子们使用更多不同的学习方法和以不同的方式展示他们对学习内容的理解。我坚信教育质量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提高的。”

  在那些通过应用多元智能理论提高学生成绩的学校,显然,这个理论并不是为成功提供了简便易行的解决办法,而是为学校教师们展现了很多新的机遇,只有用精力、时间和奉献才能抓住这个机遇,最终获得成功。

 

  2.准备航标:建立实施多元智能理论的准备意识和条件

  应用多元智能理论的成功似乎与何时和怎样向教师们介绍这个理论有关。就像纽约市的约翰·肯尼迪小学(John F. Kennedy Elementary School)校长所说的那样:“时间选择非常重要。”许多多元智能学校的校长们认为,在教师队伍中建立教学面对不同学习对象的先行者意识相当重要。这种准备工作是通过多种方式开展的。

  在有些学校的教育哲学和实践上,有着有利于多元智能理论应用的历史背景。例如,布瑞尔克利夫学校的教师们有着许多年“建构主义者学习”(constructivist learning)方面的教育经验。他们保留着依靠多种探究和学习材料促进学生学会的教学风格。此外,这里的许多教师在学习多元智能理论前已经根据学生的不同认知发展水平设计过多种多样的教学活动。这样,教师们已经习惯把学生们当作学习个体,来组织各种适合每位学生发展的教学活动。与学校历史背景相提并论的另一积极因素是学校和周围学区非常重视艺术课程。因此,教师们对把教学活动与音乐和艺术结合起来感到特别舒适。总之,这里的教师们能够很自然地做好实施多元智能理论方面的准备。对他们来说,要做的是寻找如何更聪明地吸取多元智能理论的精华。

  在许多案例研究中发现,做好实施多元智能理论的准备,并不是十分容易的事。整个准备过程通常要用一年或更多时间。迈克丽瑞学校是由一组教师通过集体设计而创办的。该校设计与多元智能理论结合起来,同时注重家长和社区参与。学校设计小组的教师获得了一笔经费资助,花费一年时间研究各种类型的学校改革,考察其他学校的发展情况,并对设计方案进行修改。所有这些筹划工作完成后,学校才开办起来。

  研究人员发现,在其他被调查的很多学校,多元智能理论是在学校的上升和迅速发展期间推行的。例如,在新泽西州(New Jersey)的爱杰蒙特·蒙特梭利学校(Edgemont Montessori School),每位教师都热衷于蒙特梭利教学法。教师们认为他们的教学是建立在与蒙特梭利式小学相似的儿童中心主义哲学基础之上,通常使用大量的教学材料,面向每位学生。然而,新校长不满足于现状,要求教师不仅要用蒙特梭利教育原理,而且要从认知发展和学科课程角度反思课堂教学实践和教育哲学。她对教师们说:“我们必须使得教育面向所有学生,满足每位学生的学习需求。这点说起来容易,听起来很有道理,然而,其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位实际上提出7项智能学说的霍华德·加德纳理论吧。”为了鼓励教师多元智能理论应用在学生学习需求和所有儿童发展方面,这位校长常常把有关多元智能理论的文章作为“礼物”送给教师们。她还偶尔在教职工会前占用一点时间组织一些弹性活动,讨论各自在课堂上如何应用某项智能设计课堂教学活动,教师们互相分享这方面的经验,或者记下他们获得的好主意,然后,大家才转到正式会议的议题上去。

  像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Kentucky)的惠勒学校(Wheeler School)那样,有些多元智能学校通过更多的正规学习方式建立他们的实施意识。惠勒学校的校长曾参加过加德纳做报告的大会,之后她把自己获得的信息与学校的教师们交流和分享。这个学校的校长帮助教师们越来越意识到多元智能理论的价值,理解其理论原理,并且,促进教师对多元智能方面研究不断地关注,由此发展教师对应用多元智能理论的兴趣。和其他一些学校一样,这个学校的教师有机会参观那些已经长期应用多元智能理论的学校,与同行之间切磋多元智能的实践经验和理论问题。有的学校甚至聘请了多元智能方面的专家作为学校顾问或者邀请他们来到学校做研究活动和指导如何把多元智能理论应用于实践之中。

  校长们在学校传播多元智能理论的同时,他们还鼓励他们的教师们应用多元智能理论时,要根据自己觉得适当的进度开展,而不要大面积地铺开。多数校长和教师在访谈中提到,教师们在理论应用中的进度很不一致,在理论和实践的结合点上也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仅在少数几个学校,由于在多元智能的理论上做了大量准备,以至于教师们感觉到多元智能理论就像一股呼吸的空气。因此,多元智能理论如同其他理论工具一样,在人们熟悉和体验它的过程中,逐渐让人感到舒适。

 

  3.合作航标:发挥正式与非正式交流的作用

  多元智能理论的其中之一含义是人们智能强项有着各自不同的组合排列。所有人都拥有多种智能的同时,有些人的智能强项或许表现为空间和数学技能,其他人的智能强项或许表现为人际交往和语言智能。

  课堂上的教师和其他人一样,有着他们自己智能强项的排列组合。但是,他们的责任是为广大学生创造一个学习环境。为了创造服务于不同学习者的教室和学校,多元智能学校的教师们在发挥各自的智能强项的同时,也通过利用同事们的知识和智能强项来弥补自己的不足。通过对多元智能学校的研究发现,教师们通过一些正式和非正式的合作,能够更加发展他们学生的智能强项和技能。

  这里是来自迈克丽瑞学校的非正式学习活动案例。在考察本市的一条河流期间,2—3年级的全班学生打算户外去观察这条小河。班级老师布然特(Chemine Brant)当时意识到,如果孩子们之前做些技能上的准备,把观察小河期间所看到的情景画出来,那么,这一定是有意义的。于是,布然特老师便和另一位艺术科的临时教师弗瑞丽克(Nancy Fralic)上了几次头脑风暴式的课。其中一节课是教孩子们学会画草图。弗瑞丽克强调,在画草图时,学生们需要首先画出轮廓,然后,再填涂上一些细节。当孩子们户外考察回来时,弗瑞丽克老师又上了一课。她教孩子们把彩色粉笔混合起来画出背景,用湿粉笔画出前景的细节。一张关于河流学习项目的壁画体现出孩子们通过班级教师和艺术教师的合作学会绘画方面的一些技巧。

  这种非正式合作的成功体验还在一个专用教室里被更大范围内分享。学校把活动情况印成了宣传简报在学校教师之间传阅。班级老师和艺术教师都强调这种非正式合作在特定的学习活动中吸引学生和培养他们技能方面非常有效。

  德芙学校有个正式合作的例子。这个学校有很多说西班牙语的少数民族学生,其中很多学生的家庭是蓝领阶层移民。学校有两个全时工作的音乐教师,两个临时工作的艺术教师。教师们在课堂上鼓励学生发挥他们的空间和音乐智能强项,应用其他艺术领域的能力学习和表达对学习内容的理解。为了使得教师们利用孩子们的智能强项,学校要求教师每月拿出一天的时间集体备课,编制丰富的课程单元内容。从1990年以来,违纪学生由400多名下降到13人,出勤率有了明显提高,被测试认定为天才儿童的数量剧增,家长参与有了显著提高,标准化考试合格率由原来的大约30%提高到50%以上。

  ①通常,美国小学校实行包办制,即由一名教师负责承担一个班的全部教学工作。

  ②独立教育计划英文意思为“Individual EducationPlans”  ,简称“IEPs”。专门为学业不良儿童补充的课外学习计划

  另一个正式合作例子来自肯尼迪学校。这个学校的班级结构使得教师们能够一起工作。在肯尼迪学校,有几个班形成配对,所以,每天由两个教师负责一个大班。另外,学校还安排一些特殊的集体活动,所有学生一起参加。这个学校的任何教师在任何时候都可能扮演教学活动的主角。在一个配对的三年级教室①,教师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个经营出版“生意”活动。产品制作、宣传标题以及学校艺术展览与表演所需要的其他印刷材料全部有他们的学生来做。每年,这个班的学生都要做很多与出版相关的事情,包括储藏书籍、发放定单和使用PageMaker排版软件进行材料设计等等。像德芙学校一样,通过把多元智能理论整合在常规教学之中,以及教师们的合作配合,肯尼迪学校的艺术教育令相当多学生从中受益。这个学校学生不仅超过纽约州最低能力测试要求,而且,超过了地方学区制定的较高考试标准,甚至一些参加独立教育计划的②青少年也超过了州考试大纲要求的地方考试标准。

  总之,教师合作使得教室里的智能强项排列能够在全体教师之间交叉实现,在班级管理上,从而实现教师资源优势互补,取长补短;另一方面,这种合作改进了各种不同学生在班级内的学习机会,学生的多种学习需求和学习条件差异特征得到照顾。

 

  4.选择航标:确定课程与评价方面有意义的选项

  多元智能学校的教育者们指出应用多元智能理论需要为学生们提供学习上和知识表达上有意义性的选择。有意义性的选择是指,既能使学生感到有趣,对于广义的社会来说又是有价值的,两者缺一不可。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选择接受指导或者限制。迈克威英小学的校长迈克罗德是这样描述的:“我们尊重孩子们的选择;但是,我们也限制选择。”

  布瑞尔克利夫学校实施的项目中心课程(the project-based curriculum)强调一切围绕实现学生的选择和优质学习活动为中心。每一教室都有一个长期研究课题。例如,其中一个班级把蜘蛛作为学生们的研究课题。孩子们可能制作很大的蜘蛛模型;可能用电脑绘制蜘蛛;根据蜘蛛编造游戏;调查同学们与蜘蛛有关的情况,并把结果用图表表示出来。这些选择使得学生们能够充分利用各自的智能强项建立对学习的理解。包括那些被鉴定为学习能力缺陷的所有孩子们对学习特别投入。许多学生会主动地向别人讲解他们有趣的学习活动以及蜘蛛类节肢动物方面的知识。

  在迈克丽瑞学校的河流探究项目中,学生们到河边游览和观察,并画出河流草图。他们教室里收集了一些与河流有关的工艺品。教师们鼓励学生们提出一些假设,包括河流是怎样流动的?怎样取样一条河里的水和沙来测试河流水文情况?等等。另外,学生们还能建造河流和桥梁,并通过阅读得知有关河流的知识。这张图片是学生们在从事河流主题的学习活动。他们用木块为小河制作一座桥梁,并用胶条贴在表示河流的地板上。这些选择被应用于有20%学生被鉴定为学习能力障碍儿童的班级教学中。

  选择的使用不仅适用于项目中心的课程中,而且也适用在普通的课程领域内。例如,在马萨诸塞州(Massa chusetts)的西布易斯顿学校(West Boylston School),一些教师过去习惯给学生布置同样的阅读作业。有位叫莎伦·布易尔(Sharon Bouvier)的教师解释说:“7年前,我总是把同样一本故事书传给每位学生,告诉他们‘到周五,你们必须阅读1~20页,下周三,要阅读到第40页’”。但是,一旦她开始应用多元智能理论,她就开始改变自己布置作业的思维方式。莎伦说:“现在,我极力找到所有学生都关注的同样主题的故事,选择吸引孩子们不同智能的图书……孩子们有了自己的选择。他们可能喜欢读有关运动员的人物传记;也可能是某位音乐家的传记;或者某位政治人物传记;还可能是一位芭蕾舞演员的传记,等等。我把学生们更感兴趣的事情都提供出来,然后,由他们自己做选择,这样,他们会给我一个较好的反馈。”

 

  5.工具航标:积极当作促进学生有效学习的工具

  在多元智能学校中,教师开始常常努力使得学校甚至学生适应多元智能理论,比如表现在学校的课程、学期时间安排、教室学习中心方面,甚至学生被贴上不同智能类型的标签。尽管如此,大多数学校最后把工作重心调整到如何使得孩子们学好课程上去,最终把多元智能理论作为服务工具来应用。如同纽约州布朗克斯市(Bronx)的克来门特学校(Claremont School)校长所说的那样:“我们是在应用多元智能理论来支持我们做孩子们需要的事情,而不是操纵我们来支持多元智能理论。”

  那些有效应用多元智能理论的学校能够把学校课程置于前台,把多元智能理论置于背景。一些学校并不是把多元智能理论传授给学生来指导教学的。例如,在布瑞尔克利夫小学,不同的智能成为教师用来思考问题和彼此之间交流的工具。但是它并不是向学生做明确说明。即使有些学生学习上非常努力,还有一些学生通过老师运用多元智能帮助发现了特殊能力,多元智能理论也没有向他们单独传授,教师所做的是极力帮助他们认识到自我特长。教师们并没有直接使用多元智能理论提供的词汇表,而是运用普通语言帮助孩子们学会欣赏自己和发展自己的能力。

  而在罗素学校和新城学校,教师则向孩子们介绍了多元智能理论。这两个学校为了帮助学生们了解、欣赏和在学习中发展自己的智能强项,都特别重视培养孩子们的自我反省智能。

  另一种把多元智能理论用作学习手段而不是结果的方式是努力把该理论应用于课程之中。许多教师在报告中指出他们最初运用多元智能时,教任何课都使用7种智能方式。然而,一至两年后,大多数学校跨过这种思维方式,把多元智能理论灵活应用于学校课程中。教师们追求的不是一定要在课堂中或课程的各个单元里全部体现每一种智能形式,而是极力借助其中某个或某些智能形式有效地为教学服务。

  例如,缅因州(Maine)的斯伊斯堡特学校(Searsport Elementary)的孩子们,在通过考古项目学习地方史过程中,有很多机会应用多种智能形式,但不是多元智能理论中提到的所有智能形式。在这个项目中,在考古学业余爱好者和当地博物馆馆长的帮助下,孩子们对本市的一个造船厂的旧址进行挖掘,他们研究在挖掘中发现的每件东西,组织收集挖掘的物品,并准备把这些物品在当地博物馆里展览。在这些尝试中,孩子们的多种智能得到很好的开发与发展,但是,孩子们几乎没有机会运用他们的音乐智能。音乐并不是为了附和 7 项智能非要被勉强添加上不可的。实际上,在学校的其他日常活动中,学生们总是有很多机会展现他们的音乐智能,尤其是在一些艺术活动中,教师们非常重视发现和利用学生们这个重要的智能形式。

  总之,无论是多元智能理论在课堂上被教的学校还是没有被教的学校,借助多元智能理论发展学生知识和技能的观点获得了普遍肯定。在承认运用七种智能方式可能用来教授所有主题的同时,多元智能学校普遍认为最好以对教学有贡献性的方式利用多种智能,而不要从眼前的课程或学习项目游离出去。教学有法,但无定法。多元智能理论为课堂教学方法提供宽阔的视野和有益的启发,但它本身不是教学追求的目的和目标。

 

  6.艺术航标:发挥艺术在学校中的重要教育作用

  艺术几乎在所有的多元智能学校都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艺术之所以扮演着重要作用,部分原因是多元智能理论强调音乐和空间智能是问题解决和学习的基本方式。

  在许多多元智能学校,都有宽泛的艺术课程,包括多种学科。例如,在罗素学校,有单独开设的乐队、小提琴、绘画和舞蹈等科目。学校用孩子们自己编写的剧本排演了一部独创性的歌剧,学生们自己从事舞台设计、场景布置和配乐。同样,在布瑞尔克利夫小学,绘画、普通音乐、器乐和电子琴都是独立开设的。

  然而,在罗素学校和其他大多数多元智能学校中,艺术被作为扩展学生基础知识和学习其他课程的一个途径。例如,在一间艺术教室,教师教孩子们为《美丽美国)》(America,the Beautiful)这首歌曲配上一幅水彩画。开始,二年级和三年级的学生由于不理解歌词意思,所以很难完成这个作业。因此,艺术课上的很多时间是用来帮助学生们领会像“琥珀”这样的词汇、“谷浪”等隐喻。通过对“前景”和“背景”等概念的辩论和讨论,艺术也使得学生能够想像“紫色山脉”等词汇所表达的意思。

  艺术课上为解释歌词的意思占用了很多时间,实际上最后为画水彩画只剩下8分钟时间。然而,这些图画的确展现出孩子们对歌词的理解,并能够把自己的理解用艺术形式表达出来。  在上文提到过的迈克丽瑞学校河流研究项目中,孩子们画的壁画不仅反映出他们在河边所见到的事物,而且也发展了他们对于水文循环的概念理解。当问到三个男孩子创造的粉笔壁画时,他们便开始谈论起高大的房屋、街道这些混凝土物体以及烟雨绵绵的天空。当问到他们的壁画怎样与他们同学所作的河流壁画相一致时,其中一个男孩作了一个较长的解释。他指出,雨是由地球表面的水蒸发而成的,水蒸气浓缩在一起形成云,小雨点碰撞在一起形成大雨,然后降落在他画中的房子和街道上。

  在本特学校,艺术教育遍及了所有教室。例如,在许多教室里,教师用螺旋丝装订的作业本把学生的作品收集在一起,鼓励学生们通过各自的创造性作品和赋有想像力的绘画产生相互影响。下面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创作的一幅关于万圣节的绘画和一篇详细故事。

  在研究人员的电话采访和现场考察中发现,与艺术有关的学习体验强烈地吸引着孩子们,甚至连那些学习障碍儿童也积极踊跃地参与学习活动之中。另外,在其他很多多元智能学校的实例也体现出艺术科目和课堂艺术作业能发展学生们的跨学科知识和技能。

  如今,这6项导航点已成为评价多元智能学校的重要指南。很多学校根据本校的学生智能差异、文化背景、教师专长、社区条件、学校环境等多种因素,创造性地把多元智能理论应用于教学实践之中。



[点击关键词全站搜索更多关于多元智能应用的教学资源]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极速快乐十分 极速快3 德国时时彩 快乐赛车 极速3分彩 广西快3走势 北京赛车pk10玩法 福建快3走势 PC蛋蛋机器人 秒速时时彩